• logo
瓯网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温州新闻

诺奖得主谢尔登·格拉肖在温中讲故事 纯科学对高质量发展会产生深远影响

2019/10/28 00:29 来源:温州晚报 编辑:王一川 浏览:3481

 

昨天上午,88岁的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谢尔登·格拉肖,拄着拐杖,在随员的搀扶下,登上2019世界青年科学家(温州)峰会科学分享会讲坛。在震耳的掌声中,这位满头银发的著名科学家开讲《科学与意外发现》,他似乎突然注入了一种青春的力量,两眼明亮,声音宏亮,一只手插在裤口袋,一只手拿着话筒,站着讲述一个又一个科学发现或者人生哲理故事。

□晚报记者

王若江/文

温州都市报记者

郑鹏/摄

情商

远超“谢耳朵”

谢尔登·格拉肖是世界著名理论物理学家,被称为“粒子物理标准模型”之父,1979年获诺贝尔物理学奖。他的主要研究领域是基本粒子和量子场论,研究成果广泛应用于空间实验室、超导电磁、新型磁性材料等领域。

谢尔登·格拉肖的讲座在温州中学800人报告厅举行。对于谢尔登·格拉肖这个大名,一般人或许陌生。但说起热门美剧《生活大爆炸》里的人气最旺的“谢耳朵”——谢尔登·库珀,却广为知晓,一位温州中学学生说,很多同学都知道,谢耳朵,拥有187的智商,11岁就上了大学,15岁成为德国海德堡学院的客座教授,对量子物理学倒背如流。但是情商很低。

而谢尔登·格拉肖也是少年天才,从小就对科学有强烈的兴趣,在家里的地下室建立了自己的化学实验室。15岁时,他上中学后,组织了一个科学幻想俱乐部,出版中学科学幻想杂志。

不过,谢尔登·格拉肖否认了他就是“谢耳朵”:“我和我妻子都喜欢看电视,但我没有看过大家热议的《生活大爆炸》,很多人都在说‘谢尔登·库珀’就是我。其实我的生活和谢尔登是不一样的。‘谢尔登·库珀’可能是我和布朗大学教授利昂·库珀艺术结合的缩影。”

谢尔登·格拉肖确实与“谢耳朵”不一样,让人感觉到智商、情商皆高,特别热爱生活。有温州中学学生问,您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?谢尔登·格拉肖笑言,获得诺贝尔奖当然令人印象深刻,但不是因为奖金,不是因为荣誉,不是因为责任,而是获奖以后的庆祝派对上,能够和孩子一起玩耍,和妻子一起跳舞,“我和我的妻子好像王子和公主般地过了一个星期”,至今回忆起来都很激动。

谢尔登·格拉肖似乎还是“追星族”。他说:“人们看到明星、名人都会很兴奋,我也不例外。我本人见到像好莱坞电影明星安吉丽娜·朱莉,还有著名的球星、体育明星、亿万富翁等也会兴奋。这个我觉得是正常的,科学家没有文娱明星这么多粉丝,我觉得也是正常的。”

讲了一连串

科学发现故事

谢尔登·格拉肖是讲故事的高手。在《科学与意外发现》(Science and Serendipity)报告中,谢尔登·格拉肖一开始就讲故事:“神话故事中,斯里兰卡的3个王子在旅行时,总是通过意外和智慧发现他们并未刻意寻求的珍宝。”。他说,英语中Serendipity一词,源于斯里兰卡的旧称Serendip,就像Serendipity所描述的,偶然的科学发现好比“偶然发现珍宝”。科学探索的道路上探险也是这样。

谢尔登·格拉肖讲了一连串的故事:还有,英国天文学家威廉·赫歇耳,曾是一名成功的音乐教师,突然间,他的兴趣转向了天文学。他在1781年发现了天王星,随后又完成了对5000多个星云的分类。最后,赫歇耳又因为一个纯粹偶然的发现而闻名于物理学界。赫歇耳知道太阳光会发热,但他想弄清楚是特定颜色的光转化成热呢,还是几种颜色的光合在一起转化成热。1800年,他用分光镜将太阳光分解成各种波段的光谱,并在不同颜色的光谱区域放置温度计,但非常偶然的是,光谱区域以外的地方也有温度计,他突然发现一个在红光光谱区域外的温度计上显示的温度最高,由此他发现了红外辐射。

谢尔登·格拉肖还从身边的食品、药品说起,讲述了偶然发现糖精、青霉素等故事。

谢尔登·格拉肖对通向科学发现的两条路径作了简洁阐述:一些井井有条的科学家从事预先设计好的研究,他们首先仔细思考,然后再寻找;另外一些科学家在探索自然时头脑更为开放,他们首先仔细观察,然后再思考。绝大多数成功的科学家会交叉运用这两种极端方法。

一位听众说, 谢尔登·格拉肖通过一个个科学发现故事,讲述了创新文化。

纯科学

会产生深远影响

有学生提问:如何努力才能成为像您这样科学家?谢尔登·格拉肖分享了自己的求学成长经历:18岁,高中毕业后进入康奈尔大学,对名教授都去给研究生开课不满意,就提前选修了量子场论等研究生课程。22岁,进入哈佛大学学习,在著名物理学家施温格指导下,选取“基本粒子衰变中的矢量介子”作为自己的博士论文题目。1958年获博士学位后,到丹麦的理论物理研究所做了两年研究工作,发现了关于弱电统一理论的模型。

谢尔登·格拉肖说,他除了掌握扎实的理论外,更重要的是找到了可以与之学习和共事的最好的导师(团队)。心仪老师的引导对谢尔登·格拉肖科研工作起到了重要的奠基作用。

谢尔登·格拉肖这几年经常到中国考察、讲学。他说:“我知道一直有这样的声音,什么时候中国人能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?我想会有的。就我个人经验来看。我带过几个中国学生都非常优秀,他们有的已是世界级的科学家。如果未来会有人建造出一台新的大型粒子加速器,我希望这将是一个中国人。同时,我也很期望,下一台环形质子对撞机诞生在中国。”

谢尔登·格拉肖还讲起有关法拉第定律(电解定律)的故事:“当法拉第定律被发现时,英国女王问法拉第,你的探索发现有什么用?法拉第说,我不知道,但我想有一天将可以通过电收税。”

谢尔登·格拉肖话锋一转:“我想提醒很多支持科学家的机构,政府部门也好,大学也好,企业、创投方也好,纯科学和数学研究可能看上去很抽象,而且没有商业价值,但它们最终会对社会变革、经济高质量发展产生最深远和意料之外的影响。比如,很长一段时间里量子力学的影响仅局限于小圈子内,科学家个人也没有多少获益。但到今天,基于量子力学产生的经济效益占了全球国民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一。”

和苏步青

英雄所见略同

谢尔登·格拉肖结束报告后,记者请教:“您在哈佛大学攻读物理学硕士时,为什么将很多时间花在学习文学,并选修中国音乐课?”

谢尔登·格拉肖说:“难以想象一个工科科学家如果只会工科,他能作出什么成就。我身边的科学家都有着广泛的爱好。科学家也需要具备必要的人文修养,学习文科的人也应该对理工科有所了解。做科研的同时,也应该了解历史和文学。如果不了解人文,那他的科学之路也走不远。”

有一位老师说,大师所见略同。温州中学杰出校友苏步青也非常重视人文修养,他刚上任复旦大学校长时曾发表“就职宣言”:“如果允许复旦大学单独招生,我的意见是第一堂先考语文,考后就判卷子。不合格的,以下的功课就不要考了。语文你都不行,别的是学不通的。”

谢尔登·格拉肖还说,在波士顿大学,一些最好的研究者和学生都来自中国。与美国学生比,中国学生的数学水平及理解能力非常高,但美国学生致力于以不同的方式解决问题,这两种方式应该综合。具体说到物理专业的学习,中国一些学校教育在理论上传授上很重视,学生的实践和动手能力如进一步强化更好。

谢尔登·格拉肖有4个儿女。小儿子曾在南京大学学习中国历史和艺术,但后来组建了一支乐队玩起音乐。虽然没有子承父业,但谢尔登·格拉肖非常鼓励孩子们自由地选择人生道路:“至关重要的是,要确保自己从事喜欢的工作。”

相关新闻

  • 声明: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Copyright © 2009 - 2013 wzrb.com.cn.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[2001]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

地址: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:0577-88096870 0577-88096580

龙虎和赌博是骗局吗